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产权保护:关键是私人产权

 《财新周刊》日前发表由总编辑胡舒立撰写的社评说,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从十个方面提出产权保护措施。这是一桩大事,令人为之一振。产权制度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它同契约自由和公平竞争一道,催生了现代市.场经济的繁荣。改革开放也是一部不断强化产权保护的历史。2004年“私有财产权不受侵犯”入宪,2007年《物权法》实施, 堪称中国产权保护的两大“里程碑”。多年来,中央三令五申强调产权保护,相关法规逐渐完善,相关意识渐入人心。然而,侵犯产权的案例依然屡见不鲜,尤其是对民营企业家财产的侵夺,施暴者主要是公权私用的各级官员。如今,在经济增速下滑的背景下, 一些民营企业的资产外移再度引发人们关注,显然与产权担忧直接相关。这种局面对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模式极为有害。离开对企业家个人财产的保护,离开对公司产权包括知识产权的保护,企业家就不会有稳定的预期。这种不确定性是对储蓄行为和创新活动的沉重打击,只会鼓动人们把财富尽快消费掉,而不是投资和研发。产权保护意义重大而挑战常在,如何强调也不为过。此次最高决策层重申这一基本道理,态度坚决而且措施周全,显然是有备而为、有的放矢。近期,这关乎经济走出困局、创新转型;长期,这关乎国家的长治久安。《意见》有了,重在实施。

 【主持者言】实话实说,当前在中国讲产权保护,其关键在于对私人产权的保护。因为公共产权的保护,在任何国家、任何经济体制下都属于不言而喻之事,否则,若公共产权可以任意被侵犯,则“国家不国”。就这一点而言,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并无二致,两者都要保护公共产权,区别在于:计划经济的生产资料全部归于公有,私人只能拥有一些生活资料;而市场经济除了公共产权,还存在大量的私人产权。 需要指出的是,经济学所说的产权,主要指的是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支配权、交易权及收益权,一个“产”字,说明它是可以用来进行投资再生产的,因而可以创造出新的财富;而生活资料的所有权一般被称为“财产权”而非“产权”,因为生活资料只是用来消费的。正因如此,计划经济的设计者们可以容许生活资料的私有,但绝不容许生产资料的私有,为的是防止后者会产生出新的“资本主义”,并视其为“万恶之源”。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有经典作家曾用一句话来概括自己的理论:消灭私有制 。 -一指的正是生产资料的私人产权。然而,市场经济则正好相反,如胡舒立女士在上文所说:“产权制度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它同契约自由和公平竞争一道,催生了现代市场经济的繁荣。”而一部当代中国的改革史,也正是产权制度的变革史。 最早的产权改革,当属农村的包产到户,实质上就是将土地产权中的经营权和收益权分离出来赋予了农民个体,但不包括所有权和交易权。 就是这样一次不完整的、“半拉子”的土地产权制度调整,竟然一举解决了中国几千年来没有解决的“吃饭问题”,可见产权改革的威力之大。至于后来的乡镇企业、民营企业的兴起,国企的“抓大放小”,也无不属于产权改革,从而大大解放了中国社会的生产力,铸就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然而问题在于,虽然我们早已宣称由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这些年来政府也一直强调对私人产权的保护并且将其入宪,但由于多多少少仍受到旧的意识形态的束缚,至今没有真正将其视为是本国市场经济的“基石”,不仅在宪法中依然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推而论之当然也就是以公共产权为主体) ,而且即使将“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写入了宪法,但为了彰显公共产权的“高大上”,特意又写明“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以有无“神圣”二字表示两者的区别。在这种意识形态的指导下,现实生活中私有产权屡遭侵犯以及由此派生的一些现象, 自然也就不奇怪了。因而,要真正完善我国的产权保护制度,就应该从上述源头加以厘清。 否则,产权保护的原则就难以真正得到确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