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城市化与城镇化的一字之差

 财新网日前发表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的文章说, 当前,大家讨论比较多的是三四线城市如何去库存,却很少有人去研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增加的深层原因。在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官方词汇中,从来都是用“城镇化”,从不说“城市化”。而城市化(urbanization)是一个反映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的国际通用词汇,已经用了一百多年;城镇化则没有对应的英译。从词义上看,城镇化似乎既包含了“城市化”又包含了“乡镇化”,涵义比城市化更广,更能体现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但传统意义上的城市化,设有太强烈的行政干预色彩,而是通过城市的集聚效应来吸引外来人口流入,从而在经济学角度上形成规模经济,从人口学角度上提高城市化率。 因此,城市化是市场化配置资源的结果,是经济发展的结果而非目标;而城镇化则更多地体现为行政的力量,实质上是一场造城运动。于是我们看到,各级地方政府高举城镇化的大旗,一是把城镇化作为拉动 GDP的抓手,二是把将城镇化作为建设“形象工程”的手段,三是将城镇化作为发展房地产的手段,大力招商引资,四是把城镇化当作土地财政收入的来源,不断扩大城镇面积。 中国大部分城镇.都为三四线城市,这些城镇的面积扩大过快,却缺乏相应的产业支持,因此创造的就业岗位有限,这就很难吸引新增人口,故大量以城镇化名义投资的房地产项目过剩就不奇怪了。城镇化与城市化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结果却离城镇化的预期目标相差甚远。

 【主持者言】满世界都在使用“城市化”这一国际通用词汇,我们的政府却坚持要用“城镇化”的概念,这绝非只是“一念之差”造成的“一字之差”,相信是决策者们深思熟虑的结果。个中的涵义,就是要谋求大.中小城市和城镇的发展并举,而且还隐约透露出要优先考虑发展小城镇的意思。从表面上看,“大中小并举”似乎体现了一种“均衡发展”的思路,似乎要比偏重某一类城市的发展更为稳妥。可惜的是,从世界各国包括中国本身的实践来看,市场的选择却常常不如政策制定者所愿,人们更愿意向大城市聚集,其中的道理已有很多专家做过详细的阐述。那么,我们的政府为何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呢? 这背后所隐藏的当然是决策者的无比自信,即相信自己有能力引导市场朝着自己所制定的规划和方向发展,有能力让人们有序地、均衡地、分期分批地流向大中小城市,并各自在那里安居乐业。不能不说,这种自以为能凌驾并领导市场走向的自信是相当大胆的,几近于当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豪言。为此,在过往的若干年里,中小城市的政府也就胆敢大力推动当地房地产业的扩张,胆敢大造所谓的“新城”,其楼盘之多、马路之宽、广场之广俨然是一副“以小搏大”的模样。其结果,就造成了当今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库存”而难以消化。而在一二线大城市,政府不仅采取严厉的限购限贷举措,而且还严格限制人口的流入。如上海的目标是到2040年将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这意味着今后二十多年里上海人口基本为零增长) ,而北京的目标更是要缩减现有的常住人口数量。 对于三四线城市的高库存,李迅雷先生认为,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制造业的衰落,像美国底特律那样的“废都”将会逐渐地增加。他说,城镇化与城市化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因而这是一个教训,即一个国家的城市发展和人口布局,不是决策者拍脑袋就可以规划和设计出来的。可惜的是,他说的这个教训,至少目前政府还没有认为是个教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