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严控大城市户籍是在反潮流

财新网日前发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文凱的文章说,2014年7月24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就进一步推进户藉制度改革提出三方面1l条具体政策措施,包括推广居住证制度、健全人口信息管理、农地确权、公共服务覆盖面扩大等配套措施。但从«意见»的具体改革思路看,仍然存在两个关键问题有待进一步推进。第一个问题是,,《意见》仍延续了过去按照特大、大、中、小城市分类管理分别改革的思路,严格限制大城市户籍改革力度而放宽中小城市落户,这些关键内容与以往并元本质差别,是1998年之后就确定的发展战略, 但却未必正确。文章指出,严格控制大城市户籍而放开中小城市户籍,这一意图是反市场的。当前的现状是,越是大的城市,集聚效应越强,个人产值越大,吸引的流动人口越多。对大城市的流动人口进行户籍限制,本质是对经济社会地位处于弱势群体的权益侵犯,或者说是变相税收。第二个问题是中央在医疗社保等方面统筹不够,基本依赖地方政府各自制定政策。这显然会对一些农民工的流动产生负面影响。养老金等保险各地的缴费基数都不同,跨地区转移也存在困难。地区分割性的社会保障体系不利于人口流动与劳动力资源配置,必须依靠全国统筹解决。

【主持者言】孙文凯先生在上文直言,奉行了十几年的严格限制大城市户籍乃至人口的政策,不仅“未必正确”,甚至“是反市场的”。其实不光是他,除了一些专事政策解释的官方学者,坊间大多数专家都持此观点。明摆着,无论是从城市化的发展规律还是当今的现实情况看,城市越大,聚集效应和对移民的吸引力就越强。不仅是在中国,全球各国莫不如此,借用孙中山的名言,称得上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可是呢,偏偏就在咱们国家,硬是不认这个理儿,城市越大,对户籍和人口的控制就越严,简直就是在“反潮流”。譬如,北京市日前发布了《积分落户管理办法(试行)》,表面上看,试行积分制度,似乎是给外来人口落户北京开了条“门缝”,但也确实只是条“门缝”而已。据介绍,从此前已经实行积分落户制度的几个特大城市的实践来看,每年通过积分达标能拿到户口的,一般只不过在5000人左右。有专家据此认为北京每年积分落户不会超过1万人,照主持者看,这个估计恐怕还是过于乐观了。因为北京作为首都,人口规模又居全国城市之最,积分落户的“门槛”只会比别的大城市更高而不会更低。那么,北京的常住外来人口是多少呢? 20l5年的数据显示,达到822万之多! 据了解,其中近六成为高中以下学历,这部分人基本不符合申请积分落户的条件。 将这六成人剔除,剩下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北漂,目前也差不多有300万人。按照上述专家每年落户l万人的乐观估计,要让这300万人全落户北京,需要300年时间! 因此,说这是开了条“门缝”恐怕还是夸张了,不如比喻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 这样的“积分落户”政策,对那几百万的外来人口而言,不啻于“杯水车薪”。纵观全球,恐怕没有一个国家(也许朝鲜除外)会实行这样严苛的政策。 讽刺的是,加快推进城市化,居然还是我们的“国策”。我们的政府为何对大城市的户籍和人口扩张如此“严防死守”? 现在到处在宣传要加强各种“自信”,为何政府对自己的城市管理能力却如此不自信?要知道,中国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 但北京、上海这些所谓的“一线城市”,却并非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城市,为何没听说别国的大城市对人口扩张也这样“严防死守”呢? 当然,诚如孙先生在上文所指出的, 造成我们此种“反潮流”的大城市户籍和人口控制政策的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我们的社保福利制度并没有实现全国统筹,大部分的公共服务都分散地附着于各城市的户籍之上。 有统计显示,北京的户口上附加了80多种福利功能,以至于不少人愿意用上百万元去“买”一个北京户口! 然而,这恰恰证明我们应该大刀阔斧地推进改革,将公共福利与户籍脱钩,实行全国统筹,让任何一个中国人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享受到同等的公共服务,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用什么“积分落户”之类的政策来固化这种极不合理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