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央行没超发,是谁在超发

 财经网转引《华尔街见闻》报道,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日前载文说,很多人把房价暴涨归咎于流动性泛滥。如果说货币超发是导致房价暴涨的主要原因,为何同样超发的日本和美国,其房价水平相对便宜呢?货币泛滥是当今全球各国都面临的问题,中国似乎尤为严重。于是大家都纷纷指责央行超发货币,但央行不承认货币超发。我查到央行8月份的总资产数据为33.4万亿,而在2008年央行总资产的规模,为19.9万亿,这八年央行的总资产规模才增长了67.8%,说明央行并没有明显做大资产负债表的意愿。比较中美日三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的扩张情况不难发现,人民银行是比较节制和审慎的,而美联储和日本央行在基础货币的投放上,可以用“疯狂”两字来形容。那么,为何美联储和日本如此疯狂地超发货币,但它们的M2增速并不快?如2000年至今,美国的M2年平均增速为6.4%,日本只有2.5%,而中国竟然高达16.6%。截止8月份,美国M212.9万亿美元,日本为8.7万亿美元,中国则高达22.7万亿美元,超过美国加日本之和。美国和日本的商业银行即便在法定准备金率极低、利率极低、或负利率的背景下,贷款意愿都很低,因此信贷低增长或负增长;中国商业银行则是在法定准备金率高达15%的情况下,仍然大肆扩张信贷规模,如2000年年初中国的信贷余额只有9.3万亿,如今已经达到108.3万亿,扩张了10倍以上。可见,中国货币创造的主要动力还是来源于商业银行的信贷答复扩张。中国央行以商业银行之间的关系,于日美央行于商业银行之间的关系,恰好是颠倒的。这种颠倒的背后,隐含着体质因素,前者以国企商业银行为主,后者则以私企商业银行为主。回顾l978年至今的中国货币创造过程,可以发现,中国主要通过三个阶段或三种途径来创造货币 :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土地资本化。

【主持者言】当前中国的流动性泛滥,这是一个事实,对此恐怕没有几个经济观察家会予以否认。 但流动性泛滥是否全是央行超发货币所致? 李迅雷先生分析认为并不尽然,他指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特有的银行体制和土地制度,使得中国的货币创造速度大大快于其他国家。要知道,货币是具有“再生”功能的。比如说,政府征收了一块地,拿这块地做抵押向银行贷款投资基建,这些贷款作为活期存款存入银行,银行可以再拿它去放贷;政府卖掉了这块地,账上收入了很多钱,这些钱又存入了银行,而银行又拿这些钱去放货;这就不断地创造出了新的货币。企业的钱同样也是如此。如此不断往复,货币的乘数不断翻番,中央银行印出1块钱的基础货币,到时候就可能变成了l0元、20元的流动性。乘数效应越大,M2 也就是货币总量就翻得越多 。 从银行体系来说,鉴于我们的银行基本上是国有的,不同于发达国家银行是私有化的情况,国有银行放不放贷、放多少贷款实际上听命于政府,政府要加大投资、要大上项目、要搞基建,银行就得提供贷款。所以中国三分之二的银行贷款都给了政府和国企,而后者拿到贷款又存入到银行,再由银行放将出去,如此循环往复,就会制造出大量的流动性。这就是为什么央行似乎并未超发货币,但我们的M2 增长速度及其总量要远远高于那些发达国家的原因所在。这是由我们的体制所造成的,央行对此并不负有全部责任,只是人们图简便而称之为“货币超发”。但央行也并非全无责任,至少在“外汇占款”这一项上,这些年央行就印了几十万亿的基础货币用来套取外汇收入。一国政府的外汇储备,本来应该是由财政出钱购买,但我们却是由央行印全多、五换,这样就等于是直接超发货币。而这些印钞“买”来的外汇,在央行的账簿中被记为负资产,所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才并没有做大。 据李迅雷先生在文中介绍,新增外汇占款对 M2的增量贡献,曾一直维持在50%左右,一度超过60%。这使得央行不得不用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办法来“对冲”,否则市场上的流动性更要膨胀得不得了,而实际上那些超发的货币也并没有完全被对冲掉。近年来为了“稳增长”,央行曾多次下调存准率,但至今仍保持在l5%以上的高位。饶是如此,中国的流动性之多仍为世界之最。正如李先生所指出的,这就是中国式货币的创造。只不过以前主要是用“外汇占款”的方式,近年来主要靠信贷和债券,他估计目前信贷对M2 的贡献大约在75%左右。 而信贷增长的一个主要渠道,就是房地产抵押贷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除了央行的印钞机,中国的房子和土地本身也在“创造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