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五大城市网约车规打脸了谁

 凤凰网“冰川思想库”日前发表严铁棠的文章说,北上广深接连发布网约车新规草案,对司机准入门槛骤然提高。北京最先宣布,起码必须是户籍在北京的人开着北京牌照的车才能干网约车这单活;上海也一样,必须拥有上海户籍且拥有上海车牌才有资格拉客。紧跟着这两大城市,深圳发布的新政稍微松了一点,司机必须是深圳户藉或者持有有效的特区居住证,但必须是2年以内新车;广州规定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车辆,必须是1年以内的新车。就在短短一个下午,四个城市的网约车司机的命运,也许将重新改写。尤其是,对北京、上海这两个城市来说,目前绝大多数的网约车司机,可能都不符合草案的要求。四个城市的“包容”、“开放”程度,也在一瞬间暴露无遗。对于一个想以网约车为职业的外来人员而言,无异于一道天堑,这等于直接推灭了人们胼手胝足勤旁致富的梦想。有分析认为,这已经涉嫌违反行政许可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15条规定:“地方性法规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章……其设定的行政许可,不得限制其他地区的个人或者企业到本地区从事生产经营和提供服务。”

【主持者言】如果说,此前甘肃等地出台的对网约车“从严”的管理细则,人们还可以理解为边远地区的行政部门思想不够开放、对中央部门的精神领会不深的话(主持者为此还曾呼吁交通部应该尽快对网约车新规的漏洞“打补丁”以防地方执行时“跑偏”) ,那么,北上广深包括随后也加入其中的天津,这五大城市网约车管理草案的出台,却直接对其上级“打脸”——它们远比交通部的规定还要严、门槛设得还要高。比如:交通部规定网约车的车龄限于8年之内,而深圳市却将它一下子缩 短为2,广州则干脆只许1年——这就等于说只有当年新买的车才有资格入围,岂不是直接推翻了交通部之前的规定? 又如,有观察者指出,按照北京市对网约车在排气量、轴距、车长等方面的规定,连雷克萨斯 CT200h、奥迪Q3等中端车辆都难满足其要求,岂不等于说只有高档豪车才有资格成为网约车? 换言之,中产及以下者都无权参与? 至于北京、上海只许本地户籍者参与,从表面看似乎符合其严控城市人口的规划,但仔细一想还是不对:如此,是否应该规定所有的劳动岗位一律只能给予本地人,而将所有的非本市户籍者统统赶出京沪的劳动市场? 否则的话,何以唯独对网约车如此“高看一眼”? 据滴滴日前公布的一个数据显示:在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滴滴司机中,仅有不到l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的户籍,难道要将那40万人都取消资格吗? 这样的文件起草者,要么是对网约车市场实在缺乏了解,要么就是明明知道却故意如此简单粗暴地恶心人! 照这样的规定,李克强总理所倡导的“可以让人人参与、人人受益”的“共享经济”,交通部负责人所表示的网约车改革的评价标准就是“人民群众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方便不方便”,岂不都成了空话?有评论认为,这几大城市有关部门出台的这些规章其实是对改革的一种“软抵制”,其上阻改革意愿、下隔市场民情,在这张“软抵制”的大网阻隔下,改革实际上被消解了。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倒觉得还有上面出手纠错的希望,毕竟胳膊还是扭不过大腿的。怕只怕,事情到了最后也就那么地了!果如此,则不能不让人想起«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骨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