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去杠杆最终会落到谁的肩上

  凤凰财经日前发表署名为“庐陵书生”的文章说,对于非纯粹的市场经济国家, 何时去杠杆是一道逻辑题,尤其是赶上了新老交替的时候。一定要选择对新老及哦啊提冲击最小的时机。无论是接任者,还是在任者,在交接之前挤掉泡沫都不符合他们利益,前者怕经济动荡影响接班,后者则希望享用最后的盛宴。 二者唯一的差别于:前者不希望涨得太狠,怕轮到自已以后弹尽粮绝,没法软着陆。但是无论怎么说,去杠杆只可能发生在交接之后,不可能发生在交接之前。那么,当新老交替结束以后,什么时候会下决心呢? 我觉得,既然已经控制了局面,早解决、主动解决,其空间和余地就会比晚解决、被动解决要大得多,就能在几年以后掌握平稳过渡的主动权。所以,聪明的人会选择早解决、主动解决,其概率应该在五成以上。如果中国不挤泡沫 ,继续全民买房运动,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唯有年复一年让货市贬值,最终所有社会资源被集中和绑定到房地产及其相关产业链。我很难想象一个有长远求的政府,会选择年复一年地贬值货币,让房价永远这样涨下去,如此最终将无法场。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最终勇敢地选择了去杠杆,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只要要能够把资源配置到更高效的地方,中国的综合国力再上台阶是必然。否则,滞缩(经济停滞+通货紧缩)这个词,会在未来很多年成为我们挥之不去的梦靥。

【主持者言】“庐陵书生”的上述这番话若说在三年前,应该说是“恰逢其时”:当此之时,正值新老两届领导人交接班。在此之前,由于为“抗击”全球金融危机,上届政府推出“4万亿”计划,造成流动性泛滥、产能过剩。新一届领导班子接班执政,在过一段过渡期之后,便开姑在挤泡沫、去扛杆方面所有动作,但不料市场很快发生银行间的“钱荒”,经济增速也随之而进一步下降,眼看着要保不住7.5%左右的长目标,为“稳增长”计,遂不得巴重施刺激政策,大举基建投资并放松货币信货政策,直到今年一季度,新增货款的数额甚至大大超过“4万亿”计划初期。回顾这段历,可知对于以经济增长为执政合法性来源、为首要任务的政府来说,去扛杆这种做减法的事情,不仅在权力交接之前不可能发生,在交接之后实行起来也大不易,皆因去扛杆必会拖累短期的稳增长。当然,经济是有其自身规律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亦如“庐陵书生”所说,如果“年复一年地贬值货币,让房价永远这样涨下去”,最终还是将“无法收场”。但就像“击鼓传花”的游戏一般,这最后一棒究竟传递到谁的手里并由其来终结这个游戏呢? 出于经济人之本能,谁都不想扮演这个角色, 所以“击鼓传花”往往又演变成了“温水煮青蛙”。最终由谁来担当游戏终结者,还看历史和命运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