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黄奇帆控房价的“武林秘籍”

 财新网日前发表财经作家吴晓波的文章说: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限购限贷”这贴膏药,从来只让疼痛稍稍缓解片刻,却从来没有药到病除过。本周的«财新周刊», 胡舒立撰文«何为房市治本之举»,提出“从解决高房价赖以存在的土地财政入手, 并改善宏观调控手法”。胡舒立的这更贴药貌似可以“一劳永逸”,可是,要从药房里熬出来,却不知是猴年马月。土地财政已成为地方政府的速效救心丸,特别是在营改增之后,地方预算内收入日渐减少,债务水平却在持续抬高,摁下一个瓢,浮起来的却可能是一块更大的烂木头。有没有人模出一条新路子? 这个人是有的,他叫黄奇帆。从2013年到2015,重庆的GDP增长“三连冠”,领跑全国,可是重庆的房价却波澜不惊。在过去的五年里,重庆GDP增长了98% ,居民人均收入增长了55% ,而房价却只增长了12% 。就在最为疯狂的这一年时间里,从去年6月迄今,重庆房价只涨了0.4% ,而且,既不限购,也不限贷。现今,重庆的房价不但低于成都、西安,甚至还比不上兰州和南宁。重庆的事实告诉我们,即便在当前的土地政策下,也有人可以让经济增长与房价上涨“脱钩”。黄奇帆的“武林秘籍”有两条。第一条,他当好了大地主的角色。重庆有一个独步全国的地票政策,政府通过市场化的交易方式,在相对保障农民财产性收入的前提下,牢牢控制了土地的供给和配置权。同时,黄奇帆是金融高手,被称为“金融市长”,重庆的金融市场长期处在政府的强势管制之下。地管住了,钱管住了,幺蛾子就飞不出来了。第二条,黄奇帆治理房市, 发明了几个原则。他规定,重庆每年的房地产投资不能超过全市固定资产投资的25%;政府出让的土地价格不能高于房价的三分之一;他还规定,住宅建设每平方公里要容纳1万人,工业园区用地每平方公里不得少于100亿元产值。黄奇帆的这些原则“简单粗暴”,而且在任何一本中外经济学或城市治理的教科书上都找不到,但却非常有效。依我看来,在这几条黄氏原则之外,可以再增加一项: 一个城市的房价涨幅不得高于当年度居民人均收入的涨幅。 有了这几个条条框框,没有一座城市的房价是不可能被遏制住的。在中国这个政府权力“无限”大、土地配置完全行政化的非典型环境中,再响亮的口号或自由主义主张都不管用,唯一可靠的是市长大人自已的初心和理性。

【主持者言】在上期«特供信息»,我们曾对黄奇帆市长意欲用行政手段三年内强行关闭该市l500家房地产空壳公司的计划提出过异议,指该计划正反映出市场自然淘汰机制的失灵。不过仔细想想,在市场机制失灵而又难以矫正(或无意娇正)的情况下,似乎也只能有赖于“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了。至少从重庆市多年来经济增速领先全国、但房价却始终“波澜不惊”的事实来看,黄市长的行政调控还是相当成功的。正像吴晓波先生文末所说的,在中国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再响亮的口号或自由主义主张都不管用,唯一可靠的是市长大人自己的初心和理性”。而重庆的幸运就在于,它正好遇到了一位懂经济、懂金融的市长,并且能够长期在任,世人称其为“不倒翁”。不得不说,一个城市、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如果遇到一个懂经济、懂金融的行政长官,其发展的效率甚至会高于那些实行“自由放任”的经济体。远者如朱镕基,近者如黄奇帆。 那么,这是否证明了强势的“大政府”比只当守夜人的“小政府”更为有效呢? 就局部情况来看可能是如此,重庆的实践即为一例。但从全局来看则是未必,道理也很简单:黄奇帆只有一个,而中国的城市却有千百个。这就如同搞得好的国有企业也并非没有,但整体而言,国企的效率不如民企,因为既懂市场又“不忘初心”的国企领导人总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