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最理想的是取消增速目标”

财新网报道:9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为其2016年度中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举行的解读会上,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表示:“或许(中国)是时候取消增速目标了。”他解释称,这是IMF首次在对华年度磋商报告中给出这一建议, 2015年的磋商报告建议采用有一定范围的增速目标区间。今年的建议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来看:最理想的是取消增速目标;次优做法是将增速目标设定得更为现实;不然,至少也应进一步扩大增速目标区间。“绝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没有增速目标,仅有增速预测。”席睿德就取消增速目标的建议进一步表示,这样的做法会提高政策制定者的灵活度——如果经济、就业情况还行,增速稍有下滑,不一定非要刺激;如果增速下滑太快,也不是不能进行必要刺激。席睿德表示,IMF的这一呼吁也是考虑到国际上对中国保持较高速增长有不小的期待和压力,希望能从中国增长中收益。但是,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期望也应更现实。他说,“真正重要的不是今天的增速,而是未来那么多年、具有可持续性的增速。”

【主持者言】 IMF的上述建议,我们曾在上期的相关评论中做过简单介绍。本期再做摘要转载,是因为主持者一向认为此事至关重要。实际上,IMF报告中所提的关于调整增长目标的“三个层次”,与我们过去的建言完全相同,在此问题上主持者曾费过不少笔墨。最近我们还介绍了国内一些学者专家类似的观点。兹事之所以重要,因为它关系到中国增长模式的转变。这就如同时下的高考制度被人们视为一根“指挥棒”,只要这根“指挥棒”仍然存在,要想变“应试教育”为“素质教育”,那是不可能的。经济问题同样也是如此,政府的增长目标也是一根“指挥棒”,在它的指挥”下,保增长、稳增长就不能不成为“压倒一切的任务”,结构调整、深化改革等就只能为它让路。报道说,IMF的上述磋商报告还测算了三种情境下的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在积极改革情境下,中国经济增速会在今年至明年放缓至6%上下,但会在2018年重新反弹到6.5%以上,并在此后三年内大体稳定在该水平;基准情境下,增速会呈L,先匀速放缓,20l8年下滑至6% ,并在其后保持在稍低于6%的水平;若未有改革,增速会一路向下,2021年降至约5%。当然IMF的上述测算也只是他们的主观之见,未必就是准确的。问题是政府设定的增长目标,难道不也是主观的判断吗? 如果这种主观的判断恰好与客观的实际相符,固然是件幸事,然而这世界上谁又能保证自己的主观之见一定会是正确的并永远正确呢? 果如此的话,计划经济又何至于失败?不过,好消息是,8月份以来,中国经济似乎真的出现了“触底反弹”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