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明知不平等,为何长期不改

财新网报道: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日前在在深圳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表示,“十三五”时期最大的经济新动能是城乡一体化,而城乡一体化最关键的就是城乡居民基本权益平等化。郑新立指出:城乡居民基本权益目前存在两大不平等: 一是财产权益不平等,“城里人的房子、土地完全商品化,特别是北、上、深最近房价暴涨,财产性收入、财富效应凸显”;二是户籍不平等,“农民工尽管为城市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但在城里干了二十年、三十年,由于农村户口还是分享不到城市各种公共服务”。郑新立分析,农村发展滞后,根本原因还在于农村市场化改革之后,城市市场已经非常发达,各种资源实现了市场化,而农村生产要素只有半市场化甚至没有市场化。 商品生产要素最终流向市场化程度高的地方,市场化程度高的地方生产要素可以在市场交换,进而获得更多交换价值,因此劳动力、土地、资本源源不断由农村流向城市,城市的技术、人才、资本却流不进农村。郑新立建议,要通过改革使城市过剩资本不是流向房地产,也不是流向海外,而是流向农村,加快改变农村落后的面貌。郑新立认为,如果“十三五”能做好城乡一体化发展,“到时也就不会发愁经济下行了,经济会出现持续的、健康的增长局面”。

【主持者言】郑新立先生指出中国城乡居民的基本权益存在两大不平等,主持者读后颇有些吃惊,吃惊并不是反对他的说法——相反,我们完全同意他的意见——而是因为他作为前中央核心智库的负责人之一(现任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是政治局委员)竟有这样的认识,让人不禁揣测:是他退下来以后的认知有了深化,还是因“不在其位”才敢于这样畅所欲言? 其实,他所指出的农民在财产权益上所面临的不平等,以及农民在户籍权利方面所遭遇的不平等,这在现实生活中都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领导人及其下属的政策研究人员当然更会是“明察秋毫”。那么,为何这种明显的不平等现象却会长期存在而得不到改变呢? 依据逻辑,,一定是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优先处理”。那么,这些“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 是稳增长”吗?似乎也说不通,因为“稳增长”的根本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人民包括农民享受到更好的生活、使他们的权益得到更好的维护吗? 我们强调人权首先是人的生存权、发展权,然而,上述这些权益不正应该包括在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