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扶贫:必须还穷人基本权利

财新网报道: 十八大以来,扶贫工作被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但是,扶贫运动欲速则不达”,要高度重视“脱贫大跃进”的倾向。——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在“宣战2020——世界减贫中的‘中国担当”扶贫主题晚会上发表上述观点。她指出,2020年全面脱贫的压力下,不少地方市县都将脱贫期限在中央的时间表基础上提前一两年甚至两三年。“精准扶贫是一项艰巨复杂的工作,比如发展产业和一些针对性措施落实都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张梅颖指出,一些地方基层政府一面喊着‘高大上的风光口号,一面却利用职权优亲厚友,使大量人口不当受益。更严重的是,把住房、医疗、教育这类百姓的基本需求当作聚财、捞钱的手段。“像这样背离党的初心、损害人民利益的行为和干部,让百姓如何说爱你?”张梅颖强调,在扶贫开发中要强化监督,避免庸俗的“中国式关系”介入,确保公平正义,这不仅关系到贫困者的权利,也关系到基层政权的稳固与群众自治的民意基础。“这是天大的事情,没有容错的余地。我们只能做好,没有退路。”

【主持者言】根据中共中央政治局去年审议通过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2020,我国要确保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我们认为,这个宏伟目标在四年之后肯定会实现。理由有三:第一,如前所说,中国特色的经济发展方式,使得政府占有较多的社会财富,因而有财力可以用于扶贫。试想,我们对很多国家都可以“慷慨解囊”,何况是对于本国的贫困阶层。第二,中国历来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一旦确定了某个目标, 必定会全力以赴。第三,正如张梅颖女士所说,在高层要求务必按时完成脱贫任务的压力传导下,各地脱贫摘帽的时间节点也必会提前,这在以往的各种“大会战”中已形成惯例。一般来说,省比中央要快,县比省要快,如此层层递进,很可能用不着到2020,脱贫任务就提前完成了。当然,像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地区差异这么大,而且贫富差距也比较严重,“贫困县”之类的摘帽或许不难,但要彻底消灭贫困现象,还是任重而道远。此外,除了解决经济上的贫困,还需要对贫困者实行“权利救济”。据报道,经济学家张维迎日前在一次研讨会上发表讲话说:所谓“发展中国家”,就是指国家里还有好多人比较穷。为什么这些人那么穷? 他引述秘鲁经济学家比索特的著作《资本秘密》中所讲的一个道理,指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穷人的一些基本权利没有得到尊重。书中举例说,南美国家很多穷人包括贫民窟的人其实是有一些资产的,但是这些资产没有获得法律上的认证,所以就没有办法拿到市场上去交换,他们的这些资产就不能够变为资本用于投资经营,因而只能陷于贫困之中。张维迎先生联系中国的现实举例指出,现在在城市打工的农村人没有地方住,或者住得非常寒酸,但是他们在老家有自已的大院,有几亩地,这些地没人种,房子也没人住。如果这些资产可以在市场上交易,他们就可以在城市里面置换出一个比较过得去的窝,但是我们的制度却不允许。张先生认为索特所说的上述这个道理非常重要,即如果我们不能保证穷人的权利,就会使他们难以真正摆脱贫困。张先生的此番感慨本来是针对一些城市禁止外地人从事网约车服务的不合理规定,在主持者看来,用来分析扶贫问题,也照样是适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