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地方债务:闸门缘何反复开关

新浪网日前发表“面包财经”的文章说,伴随着《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的公布,地方政府负债问题再一次成为焦点。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披露:今年前10个月政府债务付息支出超过4000亿元,增速超过40% ,而同期财政收入增速不到6%。在最近几年整体利率下行的背景下,利息支出持续增加的背后是政府债务总额的快速膨胀。财政部在今年5月份披露:截止2015年末纳入预算管理的全国政府债务为26.66万亿元,而此前国家审计署的数据显示,2012年底这一数字还仅为19.06万亿,三年时间政府债务增加了7. 6万亿,平均每年增加超过2.5万亿。翻查各省审计厅披露的数据,过去几年政府债务普遍大幅增加,一些经济大省同时也是负债大省。截至2015年底,江苏省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高达10556亿,高居榜首,成为首个破万亿的省份。山东、浙江和广东三省紧随其后。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债务总额急剧攀升,负债率已经触及红线。20136月底,贵州的负债率为67.45% ,而到2015年底已上升到86.98% ,高居各省之首。此外,云南、宁夏、辽宁等地的负债率也位居前列。

【主持者言】尽管有关部门一再声称中国的政府负债率并不高,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线,仍在可控范围内,但上述数据表明,至少地方债务这一块已然十分沉重。据上述数据,仅今年前十个月,全国政府债务的利息支出就高达4千亿之多,更不用说还本的负担了。上述数据还显示,在过去的三年内,全国政府债务增加了7.6万亿, 这显然与三年来政府继续奉行“基建投资稳增长”的方略密切相关。犹记得,本届政府上任的第一年,曾下文试图清理和控制上届政府实施“4万亿”计划所形成的高额地方债务,然而由于经济增速的不断下行,迫于“稳增长”的压力,后来又不得已再次放松了地方平台的融资。 即使排除扛杆水平更高的企业债务这一大块,就政府层面来看,这三年来其实也一直在“加杠杆”。从这个角度说,所谓的“基建投资稳增长”还得加上“负债”二字,是为“负债投资基建稳增长”。显然,这种增长方式是不可持续的,而且其所蕴藏的金融风险度越来越高。尤其是,有些经济大省其实已成为负债大省,一些欠发达地区政府的负债率已触及红线。今年以来,由于意识到债务风险的迫近,中央政府转而不断下文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试图剥离地方政府的平台融资功能,对地方债进行限额管理,甚至为此出台了超过10万亿元的地方债务置换计划。据财政部数据,20l5年就下达了三批置换额度共计3. 2万亿,今明两年还将继续进行置换。所谓“债务置换”,其实就是把短期债换成长期债,把还债的时间往后推,同时还藉此调低债务利息。由于国有控股银行是地方政府债务的主要债权人,在行政命令之下,银行只好接受这样的安排。 如此,虽然大大减轻了短期内地方政府还本付息的压力( 即使这样今年前十个月全国政府债务的利息支出仍高达4千亿) ,然而由于“稳增长”即坚守6.5%以上增长底线的压力犹在,使得上述负债投资基建稳增长”的模式难以改变,因而地方政府的債务风险仍在继续积累。为此,国务院办公厅“未雨绸谬”,下发了这份“应急处置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