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产能过剩,煤价何以还飙升

《中国经营报》报道:近两个月以来,贵州经历着较为严重的“煤荒”现象:火电厂存煤量显示黄色预警,电厂煤炭采购告急,电煤价格疯涨。为了保证电煤供应,贵州省政府官员近期在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密集调研,要求加大煤炭供应。而就在8月底,贵州省政府公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了“大幅减少煤矿数量,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从去产能到保供应,政策转换之间是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并持续刷新今年的最高纪录。在多位煤炭从业者看来,去产能作为2016年经济的首要任务,煤炭产能的压减量甚至成为各级政府的政绩”,却忽略了快速削减产量造成的价格失衡,这也成为“中国式去产能”不得不面临的代价。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也正在向火电企业、钢铁、化工、铁路运输等行业产生传导效应。从政策目标上看,20l6年实现全国去产能目标将圆满完成,但去产能过程中,追求压减产能的数量,而忽视了市场本身的自我调节规律。

【主持者言】近期电煤短缺的现象并非贵州才有,据报道,湖南、湖北等南方各省同样出现了电煤价格飙升、库存下滑较快,给电网运行带来较大风险。为了控制这种“煤超疯”,近日发改委召开了“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诚会”,要求主流煤企承担社会责任,迫使中煤集团、神华集团、伊泰集团等三大煤企带头下调了煤价。但有分析师表示,大煤企降价更多是一种政治表态,市场煤价仍旧取决于供需。问题在于,中国煤炭业被公认为产能过剩比较严重的行业之一 ,发改委一面要求煤企坚决“去产能”,一面又要求他们不能涨价,这两件事怎么会搁在同一个行业的身上呢? 近日主持者看到前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邵秉仁先生的一番活,觉得点出了问题的根本所在。他说,最近煤炭价格上涨,这在去产能过程当中是不应该出现的,原因在于你的去产能是靠行政办法,分配限产指标到地方,不问青红皂白、不论效益好坏,一律实行减产,一减产由于市场供求发生变化价格就上来了,然后勿匆忙忙又放开限产,又让一些企业重新再生产增加供应量,使价格下来。这种过去多年曾经犯过的“多了多了、少了少了”的错误现在又在重复,这是行政配置资源最大的弊端。主持者认为,煤炭价格如此“反复无常”,是行政式去产能的必然结果,皆因没有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五中起决定性作用,起决定性作用的仍是政府。请问林毅夫先生,这难道也是您所说的政府之“有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