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中美博弈:各自手中有哪些牌

《南方周末》报道:三年前,当第一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召开的时候,正值金融危机最盛之际。彼时,4万亿托起的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傲视全球,“社会主义救资本主义”的言论在世界流传。美国新政府的新任国务卿希拉里率美大半个内阁赴会北京的时候,被美国主流媒体形容为以谦卑的心态向自己最大的债主抛橄榄枝,表现之一就是美方主动回避“人权”议题。希拉里也因此在美国国内遭受痛批。然而,三年后的今天,斗转星移。虽然中国是美国最大债主的身份并没有改变,甚至美国欠中国的债又多了许多,而且中国已经由世界经济的老三晋级为老二。但,忽然间中国手中的牌似乎不硬了。在5月5日的吹风会上,美国财政部负责中国事务及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执行秘书长大卫·洛文杰强调:“中国要明白,美方在中方关切的那些议题上所做的进步,取决于美方所关注的那些议题上中国做了多大的进步。”即,中国先要满足美国的要求,美国才考虑多大程度上满足中国的要求。吊诡的是,在本轮对话中,美方的诉求,即美方希望中国所做的改革,几乎全是中国“十二五规划”的重点,也就是中国自己希望自己改革的重点。美国的诉求可以集中反映在两个价格信号(汇率及利率),以及一个产业创新政策。其中,利率政策是首次提到和汇率一样的高度。美国希望,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更多的依靠内需而不是外需,因此就有必要让人民币更自由地浮动(目前状况下是升值),以缓解国内通胀,并淘汰低端制造业的出口企业。美国还希望中国要提高存款利率,改变现在的负利率,一则为中国的储户增加收入,以促进消费,二则提高资金的成本,遏制国有企业继续通过以比民营中小企业低得多的资金成本进行野蛮扩张(国进民退)。美国还希望,中国在推进产业升级换代的时候,政府的补贴资金应该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一视同仁,在最终的政府采购中,也要国企、民企和外企一视同仁。这反映了美国不希望中国政府扭曲的价格体系和歧视的产业政策培育出越来越强大的国有企业,很多时候,这些国企恰好就是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而美方的这些利益诉求,正是国内经济界一些人士一直在呼吁的改革。十二五规划的主线,正是“调结构”和走向“民富”。但这些改革进展缓慢。明年,两国政府都是选举换届年。中国政府态度微妙,但美国态度只会越来越强硬。

【主持者言】且不论中美两国在制度、文化方面的差异,但就其经济而言,作为世界的“老大”和“老二”,也必会在许多方面成为利益的博弈方。凡博弈者,手中必须要有牌可打。目前看来,中美双方的手中都有哪些可以用来制约对方的牌呢?就中方而言,原来有两张牌。一张牌是美国消费者所需要大量的由中国制造的物美价廉的出口商品,设想如果有一天中国不再向美国出口这些商品了,美国人民的日常生活用品将出现严重的短缺。然而,经过三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洗礼,中国的这张牌似乎已经开始失灵,因为美国人已经意识到长年以来自己的这种重消费、轻储蓄的模式不可持续,意欲增加储蓄、重振自己的制造业,为此在准备加强本国出口的同时,甚至不惜以贸易保护主义来遏制中国向美国的出口。中国的另一张牌是,美国目前欠下了14.28万亿美元的国债,离美国议会所允许的14.29万亿的国债天花板仅一步之遥。美国财长盖特纳发出警告,如果国会不能在82号之前提高美元债务法定限额,美国政府在此之后将无法支付账单,将会造成“灾难性的经济冲击”。而中国则是美国最大的债主,目前所拥有的各种美债总额已经连续10个月超过1万亿美元。设想一下,假如中国大举抛售这些美债,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冲击力?中国手中握有这样的王牌,美国又怎敢得罪我们呢?遗憾的是,这张牌看上去似乎很硬,其实是把“双刃剑”,大量抛售美债必会造成其价格暴跌,对中国来说,其结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尽管中国现在已经意识到美债的风险而连续五个月减持,但减持的数量不敢太多,多数月份只能减持几十亿美元。相对于所持有的1.1449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三月底数据),这样的减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反观美国,现在他们手中又有哪些牌来对付中国呢?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简单地说一是美元:倚仗美元的强势,美联储俨然是全世界的中央银行,它的货币政策直接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另一张牌看似“隐身”,美国基本上不用,但它却具有“胜负手”的作用,这就是石油。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诚如有专家所言,甚至可以视为一个足够大的“世界”,即便是遭遇外界封锁,也有足够大的市场空间自成一体,自力更生,自我循环。但有两大战略物资却是中国必不可少的,一是粮食,二是石油。就粮食而言,中国多年来坚持基本自给的原则,并为此不惜划下了“18亿亩耕地”的红线,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有事”而被外人扼住喉咙。但另一项最重要的战略物资石油,它与粮食不同,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就目前来说,中国无法做到像粮食一样基本自给,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我们的石油外需量急剧上升,目前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50%,其中大部分要靠海运进口,但中国的军事力量远不足以保护我们海洋运输的安全,这成为中美博弈中中方最大的软肋:中美一旦发生高等级的、无法调和的争端,美国不用做别的,以其强大的海军,只要控制马六甲海峡,切断中国的石油进口运输线路,试想一下中国的经济将会出现什么情况?……这样说绝不是“长敌人威风,灭自给志气”,而是基于现实和未来的一个终极考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认为,在我们的海上军事力量尚未强大到能与美军抗衡之前,或者说在我们没有研发出可以作为石油替代物的国内新能源之前,邓小平当年所提出的“韬光养晦”的策略,是不会过时的。当然,这并不等于说我们就应该放弃与美国的博弈,中国仍然必须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继续与美国保持既有合作又有斗争的关系——借用毛泽东当年所说的六字秘诀:要有理,有利,有节。中美两国都应该避免发生1962年美苏导弹危机那样的“彻底摊牌”,这对中国没有好处,对美国也同样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