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7766威尼斯_首頁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管理 > 内部刊物 > 特供信息

知识管理

拿什么来替代到头的土地财政

新华社日前发表记者评述说: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全国人大召开的记者会上透露,去年全国国有土地有偿出让收入29397亿元,同比增长106.2%,与2010年超过8万亿元的全国财政收入相对照可以发现,去年我国土地出让收入占财政收入比重已超过30%。对此,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纷纷表示,土地财政不可持续,国家应继续解决土地财政问题。对比相关数据可以发现,近年来,各地土地出让收入增长情况与房价上涨情况高度吻合。土地财政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房价上涨,房价上涨反过来又进一步加剧了地方政府的卖地冲动。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厉以宁在两会上强调:“土地财政已经走到尽头了,地方政府不能靠卖地来搞建设。”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王明权认为,解决这个问题要靠推进财政体制改革,“十二五”期间财政体制改革应提上重要议事日程。分税制改革之后,国家财税收入不断增加,但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也日益暴露出事权多财权少的问题,一些地方财政入不敷出,土地出让收入等已成为许多地方政府财政预算外收入的重要来源。如何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权事权关系,成为近年来破题土地财政的思考路径。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税务总局院原副局长许善达称:“现在有两种意见:一种办法是把上级政府的钱更多地下放给基层政府,能够转移得多一些;另一种办法是,钱不转移但是可以把职责上收,就是由上级政府履行更多的职责。”

【主持者言】所谓“土地财政已经走到尽头了”,在主持者看来,有两层含义。一是可卖之地越来越少了。据报道,两会期间有代表透露,北京某区县新上任了一个“一把手”,但他翻开账本一看,发现无地可卖了,因为他的上一任已经把地全部卖光了。另一层含义是:想卖也卖不大动了。一些地方官员表示,随着房地产调控力度的加大和楼市成交量的萎缩,很多开发商拿地的意愿大大降低,流拍的现象增多。与此同时,近期各地相继推出大规模投资规划,钱从何来的问题成为两会上各省代表团讨论的热点。四川省一位官员代表诉苦说:“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了,灾后重建需要钱,教育投入需要钱,医疗卫生需要投入,保障房建设需要投入,农田水利也需要投入,到处都缺钱啊!”不少代表建议提高地方财政在税收收入中的分成比例,通过税改解决地方财政困难。不过,在这方面中央政府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想想也是的,在中央集权体制下,要想改变目前税收上的央地分成关系,难度极大。吴邦国委员已经明确宣布:中国“不搞联邦制”。那么,剩下的办法只能是在不动中央“奶酪”的前提下允许地方另辟税源了。所以才推出了房产税试点,车船税也加了码,以后可能还会设计出别的地方税种。总之,“羊毛出在羊身上”,果如此,企业和百姓们就等着紧裤带、掏腰包吧。不仅民间的税负痛苦指数将增加,经济的发展也必将因税赋的增加而包袱沉重。